• 2012-09-03

    生命中的精灵

    你来的时候比预想的要早了些。龙年的第一天,你爸妈在杭州刚渡过了两个人的第一个春节,西湖边悠然的散步加快了你到来的节奏。大年初二凌晨2:00,你终于向我们发出了强烈的讯息,然后就是焦急而漫长的等待。儿女的诞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--你要牢牢记住你妈是怎么熬过来的:频率越来越快,痛感越来越强,电视上演的哭天抢地最后成了现实,一旁全程陪同的你爸心如刀割;但这一切还没完,由于你胎位不正,硬是从顺产房转进了手术室,你妈受了双份的苦。掉了眼泪的你爸和姥姥姥爷焦急的等待中,2012年1月24日19点43分,夜雪霁,终于等到了你。

    你小名叫毛毛,自从怀了你之后,你爸妈挑了这个名,最早你妈期望你是个男仔,后来确定是公主后,叫的顺了也不再改了。只是你小姨叫林茸茸,不免有些占了便宜。你的大名想了很久,你爸妈翻过了诗经唐诗三百种种古书,又多方考虑了发音响亮与写字好看后,选了几个备选名,再后来你奶奶找人看五行,说你缺火又缺水,于是在备选中选了两字:你爸妈都盼你能光明正大,是为昭,补火;又期望你安静美好,是为妍,添水。于是你就叫林昭妍。

    你来的时候身高50cm,体重3.07kg,浑身通红,脸上有挤压后的痕迹和血点,抱在手上皱巴巴的像小猴子,实在是小可怜。你妈妈抱着你一边微笑一边感概:长得真像爸爸,要是再多像些妈妈多好。可都说女儿像爸爸有福气,不是么?你爱吃爱睡,出生日记详细记录了你满月里吃喝拉撒的每一个时间点,佳能550D留下了你洗澡睡觉哭泣微笑的每一个瞬间,只是辛苦了你妈妈,月嫂能帮忙,但你夜醒的多,她始终睡不得好觉。你长到半月多黄疸还未褪,身上黄里透红,于是有了第一个绰号小胡萝卜。之后慢慢长大,越来越白胖,越来越萌,毛胖小胖妞之类的就愈发上口,很讨人喜欢。

    你在满月后愈发像个胖墩儿,小粗腿大屁股,爱逗笑,表情丰富。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轮番来杭州照顾,从横着抱到竖着抱,从抱着玩到抱着睡,累并快乐着。你妈妈陆续给你添了漂亮的衣服、费雪小海马、各种小玩具还有战斧轮的小童车,很快你就开始在阳台上晒太阳,躺在小童车里在楼下的小花园散步,去医院里打疫苗针--时间飞快,你慢慢开始学会认识这个世界了。两个多月后是你第一次出远门,你妈妈带你回姥姥家住,你爸像候鸟一样的每半月来看你,舍不得回去。亲戚们都说你养的很好,爱笑爱发出咕咕的声音,晚睡少醒,对声音敏感,能用手抓玩具,并开始用嘴巴探索事物。

    百日的时候你已经会大笑微笑卖萌和做呆状,配上两块粉嫩的苹果肌,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,淘宝帮了你妈大忙,你身上漂亮的各式连衣裙和连体衣,还有各式小玩意都来自它。你的百日照费了你姥姥姥爷和你妈妈好几天的时间,两个逗一个拍,你配合的也好,各种表情各种萌状,做成相册,你长大后看到肯定欣喜。姥姥家的一个半月你胖了很多,去的时候还只稍胖,回了杭州就成了米其林,一对照婴儿身高体重表,你成了超重胖宝宝。抱你下来见小区里的同龄宝宝,嘿,都叫你弟弟!大概是因为你那胖乎乎的小脸蛋和太短的头发吧。

    陈奕迅有首歌唱的好,叫《大得太快》--从仰卧到学会侧翻、从害怕洗澡到喜欢游泳、第一次吃手指、第一次稳稳的坐着、第一次爬行倒退、第一次吃米糊、第一次被苹果酸到、第一颗乳牙、第一次扶着站立,第一次学走路:你都是在不经意间带给我们惊喜。而今你已满七个月,身高71cm,体重9.5kg,圆圆脸双下巴,四颗牙齿生长中,胖胳膊胖脚丫,爱撒娇爱卖萌,喜欢缠人抱,离不开妈妈,喜欢出门玩,坐童车表情严肃,什么东西都爱塞嘴里啃两口,哭的时候闭眼干嚎,逗的时候咯咯咯的乱笑----你给我们带来了快乐,无以伦比的快乐。

    你妈让你爸写文字给你,说了好久都没动笔,这两个月一个人在家、在单位、在旅途中都会想你,想了就看你成长的照片,然后心里就会填满爱意。你妈秉承亲密育儿法,看很多书学很多知识,你爸懒,又疏于表达,但爱你的心都一样:宝贝,愿你永远都能被这残酷的世界温柔相待。


  • 2011-10-17

    狐狸尾巴

    这一次真的是好久不见。

    我家那位时不时的抱怨她身边人的懒惰:怎么可以一拖就是一年,再一眨眼又是半年?从前爱装曲折写苦楚的这一位如今是对着嗔斥面不改色,怒其不争之余暗自捶胸:当初深沉的文艺模样骗的人好苦...这位前惨绿青年现在心宽体胖,两颊下巴多几块肉,肚子上长了一圈,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看完七个季度的相棒。

    婚后的最大改变,就是时时刻刻想着有另一个人跟你一起生活:工作、休息、旅行、吃喝玩乐--多为对方着想,大概是婚姻完满的先行条件。两个人性子都温和,一年下来也没粗过脖子红过脸,各自也懂得讨好公婆岳父母,七姑八婶间也有口碑。狗血极品只存在电视杂志里,平常人过的就是平常的日子:做饭洗碗、买菜拖地,接来送往,搭配不累。增长的除了菜色品种和车技,还有体重和责任。

    一年中印象深刻的,有最长的二月十四日,也有喜悦的四月二十六日,有梵蒂冈老桥的冰激凌,也有五十五欧的法式晚餐;有落日余晖下远眺的佛罗伦萨城,也有六个小时腿酸腰疼的卢浮宫;有鲜美的温州蟹生,也有某人最爱的三文鱼;文字没有记录的,都交给了相机和记忆。

    幸福晒得有些虚荣,日子倒还是不紧不慢的过着,不知旁边看的那位是否满意。末了再记一句:周年快乐!

  • 2010-06-29

    Time Flies

    两三年前写过一篇被动人,大体上是讲这样的人性情温和,也没怎么想主动表现、规划职业道路,但也不太致于堕落或者马虎了事。于是在旁人眼中,算不上不思进取,也会感觉有些流于安逸。按着现在职场的主流观念,应当是抓住机遇有着清晰想法并且坚定不移的去实施,甚至不惜为取得成绩做出某些让步的事业生涯才算王道。而由着性子心安理得的把工作只当成养家讨生活必需的人,怕是要被批不上进的吧。

    眼前的状态正处于矛盾,不免有些气短:这半年多来的工作,虽算不上有多烦闷,只是心态上跟前些年相比,还是差了许多,总有些被推着做不喜欢之事的郁抑感,对于部门管理,一来老好人心态,做不到从严从重;二来资历浅能力弱,做事大多杂散;于是更多时候只能自己加班加点,做的又杂,反而在专业上得不到提升。外人看着风光,冷暖自知。这大概还是性格使然,私底下更喜欢自由些,实干多于虚浮,也不太管人。比起好些人一心向上左右逢源,心机少上许多。

    一味谈闷事也不见得好,长久未更新,小菜三番两次痛陈博客荒疏的弊处,大有鸟尽弓藏之嫌;友人纷纷以爱情是文艺最大杀手为题感叹,于心有愧。这些个日子过得挺好,按部就班,书看的少,歌听的少,片子也看的少,空下来的时候倒真有大半跟小菜一起,时间过得快,也像是没经历太多精彩,好在真实,平凡最浪漫。

    那天唱K,心血来潮的点了彭小姐的《小玩意》,之前做签名的时候小菜问起,笑着说这是Wyman先生难得的柔情蜜意,存了些私心,让她好好看词。讲不出来的话,唱出来便自然多了。

    忘了说了:一个月前,我们订婚了。

  • 2010-05-08

    明天更漫长

    天天迫我上路 天天迫我进步 难避免卷入时代太恐怖

    by kangkang

  • 12月31日晚人潮拥挤的商场血拼,破天荒的收了格子衬衫匡威帆布鞋和深灰大衣,另一位是不折不扣的格子衫帆布鞋控。临了互道晚安,待到回家开门,正好十二点,新年快乐。

    年终总结的习惯搁浅了很久,但这过去的一年倒是乐多于苦,值得回忆。除去年初偶尔的曲折之外,一个人的新家生活十足妇男,爱好口腹也一直未断,加之工作进展顺利,也算本命年后最好的一年。假期爸妈来杭,附带一支红色塑料玫瑰花,放在书房的柜子上方,说会带来好运。好比博尔赫斯写的:“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”---有时候命运就是很奇妙,之后的故事便有些步入正轨,如愿小团圆。

    第一个月过得颇为缓慢,之后愈来愈快。你常自诩草根土豆,可又爱看博,而我更新不力也有好借口:曲折之时才想着吐露衷情,而现在心态平和,闲来与你玩在一处,lonely heart club便不常来。人都爱浪漫,情诗心曲固然都是甜蜜记忆,而每一次的早到晚送与家常小菜也是贵在坚持。感谢帮忙解决大龄男青年苦主问题之便,冀望年后也能颁发一张最佳内助奖。

    旧年有好些印象深刻之事物,譬如简简单单便能感动人的《Mary and Max》,脱胎换骨般惊艳的王菀之新专辑《On Wings of time》,又譬如不小心成为生命中美好又重要一部分的宅男先生sheldon,看了半年愣是没看完半本的《西方哲学史》,还有那满记的芒果白雪黑糯米甜点,85度C的巧克力蛋糕,那么多美好的小东西,有幸能一起分享。

    生日许的愿望,一个未出年便已实现,另一个想来也应该不是难事。只唱过一次歌给你,还大多不是甜蜜的调子,抬头又是陈奕迅的,从前可不爱唱这几句,往后可作为主打:多得你 陪我摇曳。

  • 2010-01-02

    上海两夜

    慢半拍,现在才来叙述上海之行,打趣说拖过了年,赖账功夫实属一流。最近虽有公事缠身,然结果颇为理想,又被人说是活在蜜运的幼稚国,下午靠在床头看了回洋人写的《大唐狄公案》,想起多日未更新,遂记。

    此番进沪虽不如前次八万人这般新鲜激动,好在场子小氛围好,坐在右侧的看台,能清楚的看到台上的矮胖子,长上衣肥裤子翘头鞋,一开场就是自弹吉他唱Special thanks to 123,十分讨巧,歌单不太出乎意料,Mr唱如果我是陈奕迅的场景也早见过,第一支出状态的歌是男人的错,之后接即兴的jazz版last order,也是心头好。浅说肉松老师在唱《明年今日》时候有过感动,我不曾见,大概光顾扭腰拍手跟唱了。与我常在出来的早了些,好在有两次encore,90分钟的快活其实延续了120分钟。最后一首圣诞节,等散场的时候,不知觉嗓子又有些生涩。偶像狂热时至今日早已消逝,能赶得过来听一场演唱会,算来只有他能轮上两次。多亏发片勤快K房敬业,时常唱上几首新歌,也算满足。

    衷曲小组聚会开场拘谨,之后气氛渐佳,只可惜我等三人声音均不在最佳状态。有幸识得组员真身,重重与想象中基本一致,只是太过低调,几次诱唱未果。天蓝与可可也与印象相同,只是Rai同学清秀样与惯想不符,一路八卦起来圈子相近颇多,实在有趣。散场后邀约杭州再聚,希望大家都是高效率的行动派。

    第二日与睿俊伉俪会晤叙旧,游玩新天地,再次感叹混血儿之多。晚上接小菜来沪,犯过一次地铁坐过站的傻气,三人行骨头煲坐了四人,大快朵颐。预定的酒店公寓超乎想象的舒心,在深夜的冷风中走了一段,短暂的异乡客途。游玩的行程遇上了旧年的最后一场雪,于是在科技馆消磨了一整天,之后去许留山吃了回甜点,又冲着沈大成字号吃了回家常。全程有赖google map,跟的上时代原来也不是坏事一件。

    末了附送雷人Pose一个:江姐·菜超风

     

  • 2009-12-06

    I feel good

    四个没见过世面的人跑去酒吧喝酒:买六送六的百威、花生米、开心果、鱿鱼丝和二十个骰子。酒吧里放的是mix舞曲,到处都是high的奇怪的人,背后是疑似小gay的男人们在跳贴臀舞,左边是三位浓妆黑丝抽烟风尘女上演lonely club艳遇记,只有我们太过正常。驻唱乐队有完整的两把吉他一把贝斯一架鼓和一个键盘,主唱是个有点小英式的高瘦男人,我认为帅,可女人们都不认可。开场许巍,感觉麻麻,第四首唱张楚,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,damn it!立即high了起来,之后有夹杂布莱恩亚当斯和林肯公园,也用吉他玩霍家拳,keyboard也唱了如果还有明天,待到我喝第四瓶,他们开始唱结束曲,《光辉岁月》。酒精上头的感觉就是兴奋加壮胆,在最后一段冲上台去,抢过和音吉他的话筒开始吼。这大概是长久以来最雷的一次举动,但我的确爽到了,但愿你们少见不怪。

  • 2009-11-19

    初雪

    冷不防到来的冬天。昨晚小菜发信说下雪的时候,开了窗往外看,仍旧是灰茫茫一片;今天起床已感觉到寒冷,七楼的窗外是不远处的教学楼,屋顶积了层浅白,初雪来的悄无声息。下雨的冬季,最难熬的除了早起,就应该是上下班的路程了。穿了厚风衣披了雨披戴了手套,还是挡不住脸上窜怀里钻的风,又不肯挤公交:走上六七分钟的路,再看到沙丁鱼罐头般拥挤的车厢,真是杯具。

    近期的工作才有些恢复原状,可以慢悠悠的磨上半个钟头浏览网页,提早十几分钟午饭,再睡个小觉,只是宅的懒性又有上升,积攒的片子多,看掉的少,曲折的花上两三个钟头酝酿情绪玩小文艺的时间更加难得。小胡老师说恋爱跟八卦的心态是成反比的,略有体会。

    看过的片少,大多消遣,唯一印象深刻的是《mary and max》,第二遍陪了小菜一起看,很少跟人这样坐在电脑前看片子,我想有时候有人分享也是好事一件。同样的感觉还有另一晚看真人版的樱桃小丸子,笑的很开心,只是时间过得快。

    上井的日式自助料理很好吃,贪吃的人总是心凶胃小,一口气点太多,急急切切吃完,反而不如慢悠悠的长久,两个半小时的作战都没能吃回票价,看来商家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。只是冬天来的快,三文鱼杀手同学,请掉头转向炖萝卜汤和火锅诸类。

  • 近期更新慢多半是因为连续的出差,少数在杭的周末,也因为往往有活动而少宅,磨在电脑前看片听歌少,可见文艺真的是需要大量时间精力付出的。还是平常吃完饭拖手走上半里长街来的有乐趣,顺带健身收腹降血脂,专家话不可不听。

    舟山两周有苦也有乐,苦的是七天工作日需要完成平时近一个月的工作量,长途跋涉旅馆为家。乐的是每日结束后可以在面朝大海的夜排档上吃海鲜,喝上一小瓶杨梅烧酒,口腹之欲。酒足饭饱后就呆在宾馆,会一边短信一边看张大春,也会饶有兴趣的看根正苗红的《冷箭》。宾馆里有平常很少看到的电视频道,日本韩国星空凤凰channelV,睡不着的夜晚,也在同事轻微的鼾声中,调低了音量看恐怖片。

    今年的秋天真是完整,坐轮渡来回的时候阳光洒在浑黄的海面上碎成闪片,海风吹在身上充抵了光照的热度,随行有在听荣升丁太的杨千嬅--原来过得很快乐,从前的悲伤金句也可以这么甜蜜。北山路上的黄昏余晖很美,或者是随了看风景的人心情。计划很多,只是另一个工作辛苦,往往排不了档期,只待下一次。时间是很奇怪的事物,可以走的很快,也会过得很慢。三两个小时来不及数秒,可再一想,也才一个月不到。现在正好,可以寻去城中城西吃特色菜,也甘心只烧青菜豆腐下饭,不好意思的是盐放的过了些,烧蔬菜生手,见谅。

    食苹果,但不愿医生远离。偶尔会有小情绪么?不妨,总归是因为太在乎,怕甜蜜总有赏味期限。厚脸皮号称妇女之友,其实内心惴惴经验缺失,如有不慎,还请指正。常哼的歌有这一句,讲给你听:关于未来 就请你坦然。

  • 2009-10-19

    信心花舍

    口口声声外貌协会,殊不知相由心生,其实内心早已自认外貌当真没那么重要,不至于太丑便好。道理都在,适用男女,但做到不易。小侄新博语“樣衰都唔一定係實力派”,念落,又係啦。只是倘若真不以貌取胜,所吸引的必定有其他欣然之处。数月前见第一面,当场被人评价样衰,虽半开玩笑伤不了人,但着实够坦白。自嘲意识尚在,向来美女配的不是帅哥就是野兽,如我两边不沾浙大中下,应有自知之明。

    其实上述那位也不算美女之列,当普通朋友处来相当愉快。WS与文艺皆有回应,所想所说也大多合拍,回短信都想着捧哏,发笑频率过高。学历工作颇为相衬,加之那位又自称聪明上进意图走贤惠路线,久了便有些波澜。自认玩不了暧昧,伤人一千自损三千,得不偿失。当真买定离手后,自然断了其他念头买菜做饭洗碗样样奉陪。

    认识时间不算太长,但有相知很久的感觉。生性也不属冲动,所怕朝令夕改之坏习性一般不会上身,也学不来油嘴滑舌情场老手,从前总想留待山高水长时间作证,可也有过马失前蹄。料想今次决计不会重蹈覆辙,况且虽身为射手,实则偏摩羯多些,花心也没有资本,可以放心。

    二〇〇九年十月十三日晚九点:说出口了,便不再反悔。